当前位置: 银河娱乐yh68 > 澳门银河3980yh > >

周日点播《阿司匹林》(4月9日19:30播出)

时间:2020-06-08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文静是一个娱乐记者,在采访了一位歌手后,内心的波澜被再度掀起,隐藏了多年的往事变得历历在目。 在文静看来,每一份爱情都有自己的符号系统。她的第一段爱情还没有开始,就

  文静是一个娱乐记者,在采访了一位歌手后,内心的波澜被再度掀起,隐藏了多年的往事变得历历在目。

  在文静看来,每一份爱情都有自己的符号系统。她的第一段爱情还没有开始,就莫名其妙的结束了,而这份爱情符号就是那张没有赴约的纸条。而第二个男友的符号是一种名叫“高乐”的低档烟,她称他“高乐”。文静和他同甘共苦地抽了一年高乐烟后,“高乐”前女友写了封遗书后自杀未遂,于是,在前女友和文静之间,他决定选择前女友。后来文静进了杂志社,加入了娱乐记者的大军,除了热爱电影,她开始发现这个行业很适合自己。

  不久,文静遇到了自己的第三个男朋友小白,小白干净清秀,总是穿着白衬衫,他还有个特殊习惯——喜欢用有着消毒药水味道的药皂,为此他身上总隐隐约约带着一股药皂味儿,这股特殊的味道成了小白留在文静记忆中最深刻的符号。

  在著名的诺查丹马斯预言中的世界末日的那天,文静和小白相约一起等待传说中的大毁灭。喝掉若干瓶啤酒后,有些醉意小白颓丧地告诉文静,他觉得自己就像苍蝇一头撞在玻璃上——有光明、没前途。文静这才惊觉小白内心的疼痛。

  世界没有灭亡,可爱情却不能永恒。文静决定让小白出国。小白走后,文静搬了家,换了电话和工作。文静始终没有告诉小白自己其实是多么爱他

  在一次聚会的餐馆里,文静遇到了年届中年,在一家美国投资公司做基金总监的李文卿,离婚后的李文卿在爱情中迷茫,那天文静给了他一片可以镇痛的阿司匹林。接下来,在李文卿的强烈攻势下,两个人开始有了关于爱的交集,相互关爱的依恋让文静开始渐渐找到被宠爱的安逸。但现实又让她不得不在成为美国中产的老婆和继续等待爱情之间做出选择……

  影片《阿司匹林》被称为是一部“新人”聚集的电影,因为它无形中聚集了许多个第一次:演员梅婷第一次做制片人,第一次亮歌喉;她的丈夫鄢泼第一次当导演;作为知名模特的宋宁第一次拍电影;房地产巨商潘石屹也是第一次演电影……梅婷在片中扮演一名娱乐记者,这也让作为明星的她难得地体会到了“娱记”的生活状态;在商场上一向标新立异的潘石屹,在《阿司匹林》中饰演的“海归”却是一个中规中距的情场失意者,如此之大的反差定会令观众耳目一新。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将她定位成一个悲情角色,然而骨子里的她其实是一个倔强的人,三个月闪电婚姻,铸就了一份完美爱情。她就是梅婷。《阿司匹林》算是梅婷的第一个“孩子”,为此她做出了很多努力来“缘”这个梦。比如拿出全部的积蓄来拍这部电影,不仅亲自上阵来演,演唱了电影片尾曲《消失在被遗忘之前》,还第一次像模像样地做起了制片人。

  演员的身份就像是梅婷的标签,从《红色恋人》到《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从《绿箩花》到《香樟树》,一个又一个鲜活的角色为她赢得了观众的喜爱。眼下,在与丈夫鄢波合作的电影《阿司匹林》中,梅婷将演唱片尾曲,第一次“献声”银屏。

  《阿司匹林》这部电影融合了很多的音乐元素,各段旋律之间的风格差异很大,可能每一段独立拿出来听并不精彩,但是放在电影里,作为背景音乐来诠释故事却很有味道。尤其是片尾曲《消失在被遗忘之前》,未经任何修饰的歌声很像是剧中女主角的内心独白。为《消失在被遗忘之前》作词的是傅乙轩,她也是该剧的编剧。当时录制这首歌的时候她并不在场,直到后来这首歌被传到网上她才听到。据说傅乙轩当时听完就给梅婷打了电话,告诉梅婷她的歌声让自己又想起了影片中的故事,想起了当初创作的过程,并因此而感动地落泪。

  梅婷说影片取名《阿司匹林》是想寓意在现实中很多东西不是万能的,就像阿司匹林一样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梅婷还坦言影片的女主角是自己,但这个片子里没有谁是第一男主角,因为都是分散地、片段式地出现。如果非要定一个,那戏份比较重的要算朱时茂扮演的海归投资人了。原本影片定下的男一号是英达但因为时间上错不开。后来研究剧本时发现,朱时茂无论从外形还是气质都更加合适,现在朱时茂自己也在做生意,演这样的角色应该更有把握。

  现在做电影已经没有上世纪90年代底和2000年初那么景气了,为什么梅婷会推出一部“商业味道不浓,更多的带有一些艺术色彩和自我意识表达”的影片,对此,梅婷的解释是,“其实我们周围的一些好朋友都不赞同这个做法,大家都觉得太冒险了,就是烧钱。”尽管周围劝阻的声音很大,但他们夫妻俩的意见特别统一,“我们拍这部电影并没想到要挣钱,虽然电影不景气也是我们碰到的最大问题,但只要不赔钱就好。”

  按照鄢波的说法,《阿司匹林》最大的一个特点片中人物有大量的内心独白,而这些独白是在实际拍摄完成后,鄢波、梅婷再加上录音师三个人在录音室里完成的。那段时间,每天的工作内容都是梅婷一个人在棚里录,鄢波和录音师在外面听。如果遇到和自己要求的感觉不对,鄢波会很严格地让梅婷一遍遍地重复。有时候可能一旁的录音师都有点看不过去了,就对鄢波说这样是不是就行了。可是鄢波却总回答应该再来一遍,弄得录音师只好说那就再来一遍吧,反正你也好意思。

  不过对于鄢波的苛刻,梅婷却很赞赏。拍摄的时候,如果鄢波说梅婷的某个状态不对,她会服从他,尽量达到他的要求,她不会认为是鄢波说的不对或者是他的要求过分。梅婷说这是基于一种信任,相信鄢波可以替自己把握。

  电影《阿司匹林》对于梅婷和鄢波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这是他们自己开办公司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作品。于是在这部影片中也融合了他们的很多第一次,比如,鄢波第一次做导演,梅婷第一次唱片尾曲、第一次做制片。又是主演又是制片,如此艰巨的工作让梅婷在那段时间倍受煎熬,难怪她会把当制片的经历比作是生孩子,她说生的时候总是特别痛苦,恨不得不要这个孩子了,可孩子生下来之后,往往会开心得好像伤疤忘了疼,还想要一个都说不定。而做制片人也是这样,当时感觉特别辛苦,又麻烦又复杂,可是现在想想又好像没什么,还挺有成就感。

  【评论】【影行天下】【收藏此页】【】【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